紐約華裔青少年頻自殺,專家吁關注心理健康防悲劇。近些年華裔青少年自殺也呈現上升趨勢。不久前,紐約先后有三名華裔青少年在一個月內踏上不歸路,均投海自盡。悲劇的接連發生令人悲哀,也更令人震驚,因為在這些自殺案中,當事人都曾心理抑郁,且在自殺前均或多或少出現過癥狀,但家長們因忽略而沒能及時采取措施救下這些年輕的生命。

有關資料顯示,近40年來美國青少年自殺的比例增加了4倍,從每十萬人2.7人上升到每十萬人11.3人。資料還顯示,在美國每年死于自殺的人要多過被謀殺的人。而來自紐約市健康和心理衛生局的數字,在紐約市青少年中每年大約有15萬起企圖自殺事件,其中有70個企圖自殺者會因此而身亡。

在過去三十多年里,美國亞裔的抑郁癥表現嚴重,自殺死亡已成為美國亞裔的第五大死因。

盡管紐約華人社區屢屢發生自殺事件,但隱藏其后的心理健康與精神疾患問題卻一直不被華人所重視,甚至得不到正視。華裔對罹患精神疾病感到羞恥,認為只有瘋子、傻子才會去看精神醫生,結果導致心理疾病愈發嚴重,最終導致自殺悲劇發生。有的華裔家長明明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但受習俗與偏見的影響,認為“家丑不能外揚”,不愿讓外界知道孩子患有精神或心理疾患。那么在這種矛盾心態與文化的影響下,導致孩子的問題越發嚴重。華人父母常常自己有心疾而不察,潛移默化傳導給下一代。

自殺是可以預防的,生命是可以拯救的,而這些通過了解自殺的范圍與程度、學習辨別自殺的警告征兆以及學習何時大聲尋求幫助,任何人都可參與自殺預防。那么如何識別自殺的危險信號:情緒感受(Feelings),行動或事件(Action),改變(Change), 預兆(Threat),取其第一個字母則組成FACT。情緒感受:無望感,無助感, 無價值感,無法抵抗的罪惡感、羞恥感,自我怨恨等;持續焦慮與憤怒,常有身體抱怨如頭痛、胃痛、疲倦等。行動或事件:指藥物及酒精濫用,整理個人物品,如將喜愛的東西丟棄或送人,清理個人房間;出現暴力行為、逃家或反抗行為;經常做噩夢。改變:避開朋友家人及一些日?;顒?,飲食和睡眠習慣改變,明顯的人格變化。不尋常的忽略個人外觀,持續無聊,注意力不集中,學習退步,對娛樂活動失去興趣;在一陣憂郁之后又突然間快樂起來。預兆:當事人喜歡陳述死亡的過程,如“一個人要流血多久才會死”;在口語上出現暗示,如“我不再是你的累贅”、“我不用再忍受這些苦”等;將事情整頓好,放棄喜歡的東西;收集藥物,暗藏兇器等。在青少年出現上述癥狀時,家長需要抱有高度的警覺性,注意說話者的行為,并做好防范措施,借助各界力量對懷有自殺意念的青少年給予輔導十分重要,這包括——

與青少年形成良好的關系;提供一個穩定、安全的居家環境;花時間與青少年在一起,減少孤獨感;傾聽青少年說的話,不只是說的話, 還有傳達的訊息,如無助的想法。若孩子有失落感,如失去所愛的人或寵物,應給予關心和安慰其感受。永遠把自殺當成大事來處理,認真看待孩子口頭的自殺威脅,不要以為只是開玩笑,如有發現自殺的預兆,寧可反應過度但不輕易解釋孩子的異常行為。若處在危機階段,家長要陪在其身邊,嘗試找出想自殺的原因。把自殺工具如利器與藥品拿走。積極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等。自殺的問題不是單一個人能解決的,必須要有相關人員、家長、老師及醫療人員的通力合作。